世界钦廉灵防同乡恳亲大会 “三姐妹”荣授晚宴接待使命

世界钦廉灵防同乡恳亲大会 “三姐妹”荣授晚宴接待使命

内容提要

10月23日-24日,世界钦廉灵防同乡恳亲大会在防城港市举办,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侨商侨领、世界钦廉灵防同乡会的乡亲,共计700多人参加了这次恳亲大会。中国侨联副主席康晓萍、国务院侨办副主任郭军、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丁向群、自治区侨联副主席林振龙、防城港市人民政府市长何朝建、防城港市政协主席赵发旗等领导出席了10月23日的开幕式。为充分尊重世界华人华侨的文化生活习惯,10月24日闭幕式晚宴上特别采用美国豪客酒庄“三姐妹”赤霞珠进行接待,在弘扬“侨乡文化”,增强华人华侨“归属感”上,十六区酒业再次以高度责任感赢得了赞誉。

世界钦廉灵防同乡恳亲大会 乡亲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17年10月23日,世界钦廉灵防同乡恳亲大会在防城港市开幕。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侨商侨领、世界钦廉灵防同乡会的乡亲,共计700多人参加了大会开幕式。

中国侨联副主席康晓萍、国务院侨办副主任郭军、自治区政府副主席丁向群、自治区侨联副主席林振龙、防城港市人民政府市长何朝建、防城港市政协主席赵发旗等领导出席开幕式 。开幕式由自治区侨办主任秦春成主持。

防城港市官方媒体报道,世界钦廉灵防同乡恳亲大会的举办,是充分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通过“请进来”的方式,为海内外侨商提供一个认识防城港、了解防城港的机会。大会进行了防城港市推介和项目签约仪式,组织开展了考察和旅游文化宣传,积极引导海外侨胞关注、参与防城港的经济建设,参与国家“一带一路”发展建设,促进多方经贸交流合作。

大会还举办了亲情中华文艺晚会。“亲情中华·欢聚防城港”文艺晚会演出是中国侨联弘扬和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加强与海外侨胞侨社联谊交流的一个品牌活动,精彩的演出为侨胞提供一个切身感受中华文化底蕴的机会,增强侨胞的民族认同感。

“三姐妹”亮相闭幕晚宴 一杯酒承载无限尊重与亲情

10月24日晚上,大会举行了闭幕式晚宴。为充分尊重世界华人华侨的文化生活习惯,同时又能体现亲情和归属感,晚宴特别采用来自美国加州的“三姐妹”赤霞珠红葡萄酒作为接待用酒。

“三姐妹”系列葡萄酒产自加州洛迪的豪客庄园,由十六区酒业出品,在国内葡萄酒圈子和国外华人华侨圈均有很高的知名度,被许多爱酒人士所喜爱。晚宴选取这款酒,既迎合了海外华人华侨的认知和习惯,又体现了国人积极融入世界、包容各地文化的心态,从生活细节上实现“海内海外一家亲”。

俗话说,无酒不成席,十六区酒业精心呵护的“三姐妹”还真的不负众望。宴会上,无处不在的“三姐妹”,成了宾客们的交流畅谈时最重要的道具,大家以酒叙情、以酒会友,弧光交错、欢笑满庭,让海外归来的人们深深感受到祖国的繁荣,以及归乡的愉悦!

广西第二大侨乡 亲人遍布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

据防城港媒体报道,防城港市是广西第二大侨乡,有归侨、侨眷22万人,有旅居海外华侨、华人、港澳台同胞约42万人,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各国、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港澳台等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侨”资源丰富。

防城,是原钦廉四属(即钦州、合浦、灵山、防城)地区之一,本次恳亲大会在防城港市举办,一批海外华侨华人社团负责人、知名人士、侨商代表齐聚防城港,更能拉近防城港市与海外华侨华人的距离,增强钦廉侨胞的归属感,形成“大侨务”的格局,弘扬“侨乡”文化,打响“侨乡”品牌,促进多方经贸交流合作,展现防城港市发展多元化、多样化的特点,提高防城港市的国际知名度。

“钦廉四属”原属广东 岭南广府文化源远流长

(以下防城港历史资料来源于网络)

十万大山原本是广东、广西两省的天然分界线,自明清六百年来,从十万大山直至北部湾这片近2万平方公里的这片陆地,一直是广东省廉州府的辖地,明清两代廉州府辖合浦县、钦县、防城县、灵山县四县,俗称“钦廉四属”,该地居民一直是浸润于岭南广府文化圈内,但随着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区划调整,钦廉地区在行政上脱离了广东母体,这是继英葡割据港澳之后,广东省版图的又一次缩水,广东最近一次省级区划调整是海南建省(1988年)。

钦州市档案馆内存放着20世纪五六十年代,钦廉四属先后两次由广东省并入今广西壮族自治区的文稿原件,期间桂粤两省对这一地区在各自省级区划权限内又进行了多次调整,这一段历史颇值得今人去回味反思。

1951年2月,广东省将钦廉四属(时称钦廉专区)委托广西省领导,设钦州专区,由廉州镇移治钦州镇。1952年正式改隶广西省(政务院下文批准),与此同时,桂东的怀集县划归广东省,即“一个怀集县换钦廉四属”。同年,广西将合浦县的中北部地区析置成浦北县。当时国内国外形势的变化(国内指广西剿匪平叛结束,国外指抗法援越取得胜利),随着这两件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划上句号,哨烟散去,回归广东的呼声高涨。

1955年7月,广东省人民委员会以“特急件”的通知下文:“原广西省钦州专区、钦县、合浦、灵山、防城、浦北五县和北海市自七月一日起划归广东省领导。”并附上国务院第十次会议文件:“将广西省的钦州专区、钦县、合浦县、灵山县、防城、浦北县(原广西省增设新县,县治在小江镇)五县划归广东省。”回归广东省后,钦廉四属称为合浦专区,改治廉州。

但这并不能终结广西省重新夺取自明清以前“广南西路”时的那片环北部湾地区(包括雷州半岛在内)的“元代广西原属地”的努力,尽管之前钦廉四属已由广东省管辖超过六百年,并从来中断过。但五十年代钦廉入桂省这短暂数年,实现了清末民初以来民国新、旧桂系都无法企及的梦想(将广西由西南内陆省份变身为东南沿海省份),从这点来说,钦廉虽重新复归广东,但已是不可逆转的走向广西,借“民族区域自治”的西风,最终又是借助援越这一国际战略,不同的是由五十年代的抗法换成六十年代的抗美。在钦廉复归粤省的十年时间里,可以说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或者也是1955年钦廉四属复归广东时,广西省并没有提出要将怀集县复还广西的最大伏笔所在。

1957年,广东省人民委员会依据当年国务院第43次全体会议决议发出一个急件通知,《关于设置十万山僮族瑶族自治县和钦北僮族自治县的通知》,在通知附文里提到:“十万山僮族自治县,居民有僮、瑶、越、汉等四个民族,共74394人。其中僮族8500余人,瑶族2400余人,越族4000余人,3个少数民族的人口共占全县总人口的20.8%,县人民委员会设原防城县东兴镇。钦北僮族自治县,全县共有172876人,其中僮族有97130人,占全县总人口的56.2%,县人民委员会设大寺镇。”

1958年3月,省级的广西僮族自治区成立。同年的最后一天,广东省人民政府召开扩大会议通过决定,撤销由原广西省新设的浦北县,重新并入合浦县,翌年撤销合浦专区,划入湛江专区。

1963年9月14日,国务院全体会议第135次会议通过,决定设立广东省钦州僮族自治县,撤销钦县,并以国务院文件《国议字45号》下达,到9月25日,广东省人民委员会另行发通知,并在文件最后一段明确“钦州僮族自治县的行政区域,就是原来钦县的行政区域。”从这点可以看出,广东省方面已做了最坏的预案:割让钦县、防城县这两个“少数民族自治县”,但灵山县、合浦县不在所谓的民族自治区域之列。或者也可以这样解读广东省的底线:北部湾海岸线两广利益均沾,钦防归桂省,合灵属粤省。

1964年8月,美国发动“北部湾事件”,入侵北越。1965年4月,越南方面正式请求中国支援,抗美援越成为四属再次划归广西的最好机会,1965年7月,中央同意了当时主政广西的韦国清的请求,将钦廉四属再次整体划入广西,恢复钦州专区,并复设浦北县。同年翌月,广西自治区将十万大山以北、原来一直归属南宁专区的上思县划入钦州专区,颇有意即曾经是粤桂两地省际边界的十万大山地理屏障,到如今甚至连省内地区分界线都不算的味道。

击退法国、美国两个外敌后,中越两国又打了十年(1979-1989)的边境战争,作为战争前沿的钦廉地区与老东家广东省粤西地区的发展相比,可谓是“失去的十年”。到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原本附在钦廉四属上的“民族自治县”、“各族自治县”等帽子陆续搞掉,钦州地区的区划在广西自治区主导下陆续一分为三,东翼的合浦改由北海市带头,西翼的防城升格为防城港市,最后剩下居中间地带的、早已缩水的“钦州地区”也于1994年撤地设立地级钦州市。

钦州市档案馆内这些北部湾三个沿海港口城市在两广间历次区划调整的发黄文件档案真迹,见证的是几代钦廉人曾经梦牵魂绕的广东情结及南粤文化的认同归属感,早已散居海外的钦廉四属后裔群体至今仍自称“我系广东人”。

来源:网络